芒种动态
18
2018/10/18
芒种农业品牌日本行——从“小”说起
作者 庄庆超
9月2日,“芒种·农业品牌日本行”正式启程。这趟为期一周的农业品牌之旅,让我们深度了解了日本农业品牌的过去、现在与未来。如果从上世纪60年代大分县的一村一品算起,日本农业品牌的系统性构建已开展了50余年。半个世纪以来,日本农业以其独特的魅力构建起品牌发展的路径,吸引了世界各地的目光。这其中自然有诸多奥义,但我们今天要从“小”说起。
 
 
  一、小地方
  日本的国土面积约为36万平方公里,与我国云南省的面积相当。在这片不算大的土地上,居住了近1.3亿人。依最新的统计数据,日本的国土面积在全球各国中排在60名开外,但人口总数却即将挤进前十,人口密度之高可见一斑。这促成了日本人民对空间的应用尽用。在我国一档热门的家装改造节目中,有一位叫做青山周平的日本设计师意外走红。其广受欢迎的重要原因即是对空间的高效利用,一个10平方米的空间在他手中能生长出三室一厅,令人叹为观止。而这种对空间的高效利用,在日本随处可见,私人住宅都不大,酒店客房更是能省则省,甚至连汽车都要小几个尺寸。即使在我们走访的新泻、长野等空间相对宽裕的地区,人们对土地的使用依然十分克制。习惯了天大地大的中国人,在日本的一个重要感受可能就是这种由空间而产生的、弥漫在日本方方面面的局促感。而空间,只是日本匮乏的众多资源之一。
  
图一·建筑密集而局促的东京
  二、小心眼
  如果对日本人民、对日本文化不了解,我们可能会觉得他们“小心眼”。这次日本之行,我们租用了大巴,大巴的行驶路线严格按照预先设置行进,容不得更改。司机是个和善的中年人,但当有天我们因为时间充裕提出改变路线,希望多去考察一个地点时,他却严词拒绝了。这对于许多中国人而言,可能无法理解。与我们座谈交流的日本专家们,约定了每人分享半小时,也绝不会因我们感兴趣而多分享一分钟。专家们分享时所用的PPT也坚决不允许我们拷贝,甚至有专家禁止对PPT进行拍照。这种“小心眼”当然是工作严谨的表现,也彰显了日本人闻名于世的契约精神,但对于能屈能伸、灵活应变的中国人,要理解起来恐怕还是有些为难。也是因为这种严谨,使得日本人都有极强的情绪控制能力。往街头看去,日本人大多行色匆匆,不表喜怒,对身边的人与事都克制地保持一定距离,轻易不打扰别人,更难得去请求别人。于人情冷暖中成长起来的中国人,在日本恐怕更多地感受到冷。
 
 
图二·夜晚的居酒屋是日本人为数不多可以公开宣泄压力的场所
 
  三、小规模
  因为地方不大,所以日本农业从来都不是以规模闻名。长野县高山村是日本著名的苹果产区,全村一共有230户农家种植苹果,但种植面积仅有1800亩。而在中国的山东、陕西等苹果主产区,230户农家规模的合作社,苹果种植面积可以达到数千甚至上万亩。同样,在日本著名的大米产区,出产最贵大米的新泻县南鱼沼市,全市水稻种植面积不足6万亩,无法看到如同我国东北地区万亩连片的壮观稻田。作为日本“六次产业化”,即一二三产融合发展成功典范的MokuMoku农场,历经20余年的发展,其核心园区仍不足200亩。此次日本行,我们见到了诸多经历数十年甚至上百年发展的农业基地与企业,这些基地与企业一直都在提升,但提升的,很少有“规模”这个指标。
图三·这样连片的稻田在新泻县都难得看到
 
  四、小目标
  日本多数农业企业的规模因空间所限而难以扩大,但如我们所见,在日本很多地方,农业发展仍有很大的空间可以拓展规模,但日本农人的目标却没有那么大。在日本最为著名的葡萄园——秀果园里,我们见到了日本葡萄协会会长,渡边隆信先生。秀果园是日本第一棵巨峰葡萄母树诞生的地方,这棵母树依然枝繁叶茂,健康结果。这个园子出产的葡萄可以卖到一千元人民币一串,便宜的也得四五百。但这么一个效益如此之高的园子,历经三代耕耘却也只得20余亩。我们问渡边先生,葡萄卖得这么好为什么不扩大规模?渡边先生反问说,扩大规模能保证品质还是这么好吗?这种情况我们在宇治市的丸九小山园抹茶厂也遇到了。这家拥有300多年历史的老牌茶厂,每年出产的抹茶数量都有严格控制。这些日本农人,没有什么要为天地立心、为生民立命的人生抱负,也没有要跻身世界五百强的宏大目标,他们只是守着自己那方天地,尽心尽力。
图四·芒种高级顾问蒋文龙先生与日本葡萄协会会长渡边隆信先生
在日本第一棵巨峰葡萄母树前合影
 
  五、小格局
  当下我们常听到的一个说法,格局要大。从“小目标”来看,日本农人的格局,可能让大家失望了。其实不单单是日本的农人,日本整个国家,从一定程度上而言,也从没有展现出大格局。很多人会质疑,人家不是不断发动侵略要瓜分世界吗?但我们得从出发点去看格局,而不是结果。日本侵朝侵华的出发点是资源匮乏,他们担心的是生存问题,而生存,是人来于世的最基本需求。从宏观的时间尺度来看,日本对整个人类社会的发展、对世界格局的变化,产生的影响十分有限。从二战以来大家熟悉的历史来看,日本也未展现出雄韬伟略,更多的是技术层面的影响。虽然受制于二战以来的世界格局,但同为战败国的德国,同样严谨克制的日耳曼民族,在世界舞台上的分量,已不可同“日”而语。
图五·在里约奥运会闭幕式的“东京八分钟”里
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扮演超级玛丽竭力邀请大家前往东京再识日本
  六、小启发
  话说回来,到底怎样称得上“大格局”,怎样又只是“小格局”呢?
  人作为一个个体,是一个社会、一个国家最基本的组成元素。一个个人的品性,构成了这个社会、这个国家的品性。从这些日本农人的身上,我们看到的,是不求大规模、不求大发展、不求大未来,放到中国人身上,可能要被批评目光短浅、不思进取,用时兴的话,就是格局太小。但就是这种“不求”,促成了日本农业乃至整个日本的“所求”。
  秀果园的果农,每个季节要一片叶子一片叶子地去检查整个果园,每片叶子都不会落下,所以成就了秀果园葡萄颗颗大小一致、口感一致的极致品质;小山园抹茶厂用于研磨茶粉的磨盘,需要匠人定期维护上面的纹路,维护的精度以微米为计,这才能磨出品质上乘且稳定的宇治抹茶;在南鱼沼市,稻农们会在水稻抽穗时严格控制稻穗数量,以保证最终大米的营养与口感……
图六·宇治市每家抹茶厂的磨盘纹路都不相同
但维护纹路的程度都一样精细
  每个人就这样守着自己的小天地,构成了整个日本的大天地。以当下日本的影响力,仍然难以左右世界格局,但是,它影响着世界人民。提起日本技术、日本产品、日本品牌,鲜有人不佩服。每一个“日本人”,以涓滴力量汇集成“日本”这条大河,用润物细无声的方式,渗透进世界人民的生活与认知。立国以立身为基础,“小格局”就这样成为了“大格局”。
  整个一周时间,我们所看到的每个地方,同行的考察人员都在感慨,日本农业是我们无法复制的。其实从技术、管理等多个层面来看,中国农业并不逊色。但大家感慨的原因,就在于这个“人”。高山村的村民不会收了别地的苹果当高山村苹果卖,南鱼沼农协的稻农也不会因为别人高价来购而违了与农协的约,日本葡萄协会的70多家会员专注研发自己的特色产品而不会同质化恶性竞争,久保田的助农基金也不会因为裙带关系而有所区别……但这些“不会”,在中国的农业领域里,我们常常看到的是“会”。
  我们是地大物博,我们要大国崛起,但我们不能糟蹋这广阔天地,作贱这禀赋博物。当然,我们看到,已经有不少中国农人立足当下,脚踏实地,从小做起。所以我们还是有信心,这一个个“从小做起”,能够最终成就中国农业的伟大格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