芒种动态
09
2020/05/09
芒种行记|在桃色绯红的武进,领悟豁达从容的进取之意
作者 陈珞

芒种说:有人说,仿若春色有三分,那桃花便可占尽一分。的确春色之美,总能让人联想起桃花。但此时春色已快过去三分之二,桃子作为桃花的生命延续,应该会是更多人想要了解的盛夏果实,尤其是水蜜桃。吹着凉凉的风,捧着粉扑扑的香甜,咬下一口,汁水就要顺着腮帮子和指缝间流下来。

 

粉扑扑的水蜜桃 图片来源网络

在水蜜桃界,江苏无锡的阳山水蜜桃可谓是“独领风骚”,《华尔街日报》盛赞其为“世界最好吃的桃子”,《福布斯》赞誉其为“中国最甜的水蜜桃”,此外浙江奉化水蜜桃、上海南汇水蜜桃在市场上也是声名远扬,深受消费者青睐。可若提起阳湖水蜜桃,虽卓尔不群,却还少有人知道。

 

说来阳山和阳湖还有着一种特别的渊源。以行政区域划分,它们不属同一地区,但实际两者仅一县之隔。据《阳湖县志》记载,“阳湖在武进县东五十里,以近阳山,湖因山而名”,两地气候环境也几近相同。三月底四月初,受常州市武进区政府委托,芒种品牌管理机构项目组前往武进和阳湖水蜜桃基地,并围绕阳湖果品战略规划展开了一次实地调研。

 

 
 
以武而进的武进
 
初识武进,是在茫茫文献资料当中。经翻阅,武进之名取自东吴孙权的“以武而进”之意。周知,东吴大帝孙权崇尚武功,有着谋取大业的尚武进取精神。武进取其意,应也是希望在城市规划发展中有如一往无前的进取精神,开创史无前例的山河奇迹。
 

武进城市规划展览馆 图片来源网络

 

经世世代代武进人的发扬传承,武进凭借“四千四万”的苏南精神和“事事当争第一流,耻为天下第二手”的阳湖精神,城市GDP已成功突破两千亿,常年位居江苏省第一,并多次荣获全国百强县(区)前三的光辉荣誉。
 
不过对于浅闻武进的我,亦没有逃过这种固化思维。在我的印象里,农业温柔细腻,是一首动容的主题曲。而此时的阳湖精神,却有一种势不可挡、波澜不惊的坚挺魅力。这不免令人担心,毕竟少了一分农业的细腻,总会让人凭空生出压力,包括毫无保留的进取之意。
 

豁然开朗的武进
 

近看山水从容

随着调研组的深入,来之前的顾虑算是一股脑地打消了。来到武进,眼前“山不高而清秀,水不深而旷远”,深处城中却有了隐于世的心境。从武进的山水中,我看到了不偏不倚、不骄不躁的从容。

 

武进自然风景一瞥

 

武进,骨子里就是江南的。武进南部濒临太湖,西南衔滆湖,东部和东南部横亘低山丘陵,可谓平原坦阔,湖泊旷远,山岭秀美。调研之际正值阳春三月,虽有烟雨蒙蒙,但依旧掩盖不了江南的桃红柳绿和花香鸟语。走入桃源基地,满目的绯红,青翠的新绿,全然一派春意盎然的从容景象。
 

武进洛阳镇水蜜桃园

 

远望文采飞扬

“江左读书地,中吴名士都”。展开武进浩大的历史长卷,这片千古读书地,曾出现过9位帝王,9位状元,1536位进士,可谓魁士星聚,英才荟萃。
 
盘点古今,齐梁两朝飞龙成就了武进的帝王之乡,其中梁王萧衍因才华横溢、赋诗千百,更被誉为了“诗人皇帝”。唐宋时期,武进第科鼎盛,“进士之乡”便自此美名远扬。到了明清,学派五峰横空出世,以庄存与为代表的常州学派、以恽敬为代表的阳湖文派、以张惠言为代表的常州词派、以恽南田为代表的常州画派,以及名家荟萃的孟河医派,并都成为了对当时及后世中国极具影响的学术流派。
 

恽南田书画作品 图片来源网络

 

历经岁月春秋

只有走过春秋,才能懂得人生几何。而在武进城区中心,正坐落着一座真正春秋时期的古城遗址。据悉,这也是国内保留最完整的春秋早期地面城池遗址,名为春秋淹城。
 

武进春秋淹城

 
淹城始建春秋中早期,距今已有2700余年历史,“三城三河”的筑城形制举世无双。虽然至今关于淹城的来历依旧众说纷纭,有说是季札因不满阖闾刺杀王僚篡位,立誓“终身不入吴”,遂掘河筑城而来,也有推测可能这里曾经有个淹国,淹城即为其都城,但这座城池流传至今已然成为世人对于春秋记忆的一种情感留存,更有人曾发出慨叹:明清看北京,隋唐看西安,春秋看淹城。

武进的春秋岁月,大约有着7000多年。

 
武进的阳湖果品
 

此时再来看,武进的阳湖果品。

 

“阳湖果品”是武进区政府近年来重点培育的区域公用品牌,代表产品为水蜜桃、葡萄、梨,当然也包括蓝莓、草莓、桑葚等众多产区内优秀水果,年产果品大约5万吨。
 
其实对于武进来讲,农业收益只不过占到城市GDP中的极小一部分。之所以要打造区域品牌“阳湖果品”,更多还是出于产区水果真的有底气、有自信,值得成为武进递给消费者的一张城市名片。一路调研下来,我们收集了不少关于阳湖果品的信息,从中也听闻了许多关于“阳湖”水蜜桃的故事。
 

武进果品调研记录

 
据说,晚清时期武进潘家有位秀才段孟陶,从全国各地引种了水蜜桃,几经试验,筛选出最适宜周边地区栽培的南方系品种,且和上海、奉化等地属同一品系。
 
《武进县志》有载:“所产水蜜桃……为桃中上品,脱颖于浙江奉化水蜜桃”。在段孟陶的影响下,武进和阳山的桃农、有志之士,都掀起了一股从段孟陶处、上海、奉化引种的潮流。说来,阳山水蜜桃和阳湖水蜜桃也渊源颇深啊。
 
由于雪堰、潘家离无锡近,交通方便,许多水蜜桃上市后,桃农便会用车船运往无锡,有的在无锡火车站叫卖,于是“无锡水蜜桃”就渐渐出了名。20世纪40年代,阳山水蜜桃开始发展品牌,逐渐无锡阳山水蜜桃的名声就一发不可收,开始遍及大江南北。
 
但要论起品质,阳湖水蜜桃依旧是有底气自信的。在雪堰镇,我们看到了美不胜收的荣誉证书。2015年以来,“阳湖”水蜜桃在省级以上果品评比中荣获9个金奖和15个银奖,2018年6月,更是成功荣获全国首家通过森林认证水蜜桃。
 

武进阳湖果品(原有包装) 图片来源网络

 
武进,是一座文武兼备的实力城市,经过春秋岁月的历练,它其实会更懂农业的初心,能捺得住世俗的诱惑与考验。阳湖水蜜桃如此,阳湖果品亦如此。阳湖果品的品牌之路,亦是它从容豁达的处世之选。